SAIMOT

赤子之心 良人与共 至死方休

小时候伏地魔在我的额头上刻下了飘逸两字 每次写字前我都摸摸额头

落日圆 余晖残 清风一掠 惊觉寒
意阑珊 莫凭栏 韶光休负 放天蓝

啧啧啧 才三四天的时间而且还都是第一次做就能有这么好的成色 厉害了我的姐! 烤箱为你而生!我们家简直天生厨房能手 回家姐弟两忙活整一桌一家人开心吃饭的想法慢慢的成型 俨然不远了

愁绪的化解

       杂事一堆,千愁百忧,紊乱的心绪向来都是有着涣散后聚集,聚集后又涣散如此往复的过程,惹的人躁郁不安,难以平静,对于我这种人但凡到这种点的时候就很容易变话唠来分散注意力,倾吐倾吐内心,也是一种解压的方式,因为对于一个性格里太安静的人来说话变多了就是反常的,归宁的诉求是本命。

       人总想着以有限的生命去寻找永恒,很遗憾,没什么会不朽,有的只有短短四五十载的光阴,有了这个框架,人总想着什么是最重要的,很显然命最重要,其次是情,爱情里的情比金坚,友谊里的义结金兰,都无法与亲情里的血浓于水相比较,家是唯一的,而其他都无法唯一。

       常常在心乱如麻的时候去回顾童年,甚至回忆真切的时候那些家具都能触手可摸似的,我会有很安心安全的感觉。我能想象即便是在我出生之前,一切也都那么井然有序,生活是按部就班的,如此庇护之下得以长大,这些回忆里的所有都在诉说的是一个家在不紧不慢逐步推进的过程,一旦感觉到冷暖人间始终潜藏的这层深意的时候,心就安宁了,然后总想着自己也该做些什么去维护以及推动这个进程。想玩吗?人人都想玩,哪怕是看清人生的长辈们也一样的也想天天跟过年一样亲戚朋友一起嗨,搓搓麻将赌赌牌,可是没时间玩,没心情玩,怕玩的越来越野,玩的收不起心,以至于越来越耐不住性子去做些于上一辈有交代对自己人生负责的事情。只是总是到后来的后来挺晚的时候才明白,原来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因为以家为单位生存而感到没有白活。

       当家人都在和时间和人情和健康以及衰老暗自较劲的时候,自己又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背负而活着,那些都是同为罪孽和福祉,是生命的鉴证。也始终庆幸当初父母顶着超生生养了两个孩子,哪怕是现在也可以预见此后四五十年的光阴,也始终有一个姐姐身体里流淌着和我同样的血,这辈子都不会倍感孤单。
        

一唠叨就没完,我怎么越来越像我妈。

藤井树

清早就醒了,看了部6年前看的电影 ,《情书》
过了热衷写影评的年纪 ,感动却依旧那么多 ,而且可以说是真正看懂了这部电影的所有细节
可是却再也不想长篇大论地去分析

电影还是有两处地方让我湿了眼眶,
登山意外身亡的男藤井树的未婚妻博子小姐在雪山面前对着朝阳处他失事的那座山不停地呼喊,一字一顿的呼喊:
“你——好——吗?”
“我——很——好!”
“你——好——吗?”
“我——很——好!”
“我——非常好”
然后放声大哭,像个孩子一样
和女二号一样,我也湿了双眼

另一处在结尾 ,女藤井树拿到学妹们送过来的藤井树最后一本借阅的书籍,让她翻开借阅卡片,看看反面,
女藤井树翻转过来后 ,一段纯情的暗恋的心意终于确切无误的传达到了女藤井树心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里,眼泪比上一处涌出的还要炙热

“亲爱的渡边博子小姐,因为我很害羞,所以没有把这封信寄出去”

......................

原来喜欢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啊,会偷偷地一遍一遍地写下她的名字,会写到字美的和她人一样美丽才心满意足,会看到和她长的很像的女孩子而一见钟情,会小心翼翼,会局促不安,会见到面的时候脸红 害羞

她也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很诗意的名字,很诗意

只留下了一封手写的压在案底的情书,不曾寄出,
也不需要寄出,对视的时候心意是有被看穿,如果我还算是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话,唯独这件事无法做到不留痕迹
因为每次对视的时候我都会惊慌失措,而她的眼神中也有无法藏匿的羞赧,就像影片中女藤井树看到借阅卡片背后她的素描像一样的表情

那种表情会是一辈子的珍藏,温暖,和煦,像是春风拂面,像是百花盛放,像是人间四月的天气

祝她幸福,即便我再也没有打探过她的消息。

我姐给我织过一条围巾,那个时候她还没出嫁,如今这针织手艺,啧啧,手巧!等自己也成家有孩子后,姐姐请把给外甥的爱分一点给我孩一点!

秋红如霞 时似金沙

       四季的轮回,多年前并没有什么概念,只是粗线条的将春天和百花,夏天和蝉躁,秋天和红枫,冬天和虬枝以及落雪连通到一起,要说对各个季节细致入微的体察,也是近些年才有的敏感。地球的那一根偏转轴孕育出来物华的繁茂跟凋敝,升腾和颓败当然还有生与死永恒的命题,也许和天文学家猜测的一样正是因为那偶然的太空陨石或者彗星亦或者小行星的撞击致使地球偏转才有生命这回事吧,轮回由此产生,就此上演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歌舞。

      然后,亿年的生成,人的诞生,万物之灵的双眼静静的观察着举世的变迁。物由我眼,着我之色彩,尽管还是下意识的将秋天和红枫联系在一块,不过此时的红色多了些个人的温度,而我也沉浸在这红秋之中,心脏如绵延的将尽的余焰一般,絮叨而温吞,一如既往地有着沉默且斯文的力量。

      在这个季节里,时光慢了一拍,心跳容易趋于平稳,连呼吸声合着胸膛的微妙起伏也变得清晰起来,像是给了观察探究自己充足的氛围。如果冬天是适合在火炉旁沉思,秋天则是适合储存能量吧,一种抵御落寞,抗拒孤独的能量。

      别忘了,这也是一个丰收的季节啊,万种生灵可都是在这红秋中贮存了过冬的粮食的哩!而人,除了那物质的食粮,还有那精神的食粮需要囤积,前者用于生存,后者用于生活。所以,一个人的红秋也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打理,人生该一个人成长的时候独自成长该谈恋爱时候谈恋爱该结婚了去结婚该有孩子就孕育一个新生命,如此井然有序的安排不是挺好吗? 为何要心急如焚,乱了方寸。
     

提笔忘字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有提笔忘字的尴尬,想不起来这个字怎么写,或者说写完了不确认自己写的是否正确,因为太久没写了,也或者是因为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记清这个字的结构。写文章也是如此,太久没写太久没阶段性地叨逼也会有不知从何说起的滞涩之感,即便是对于类似我这种出口成章的人来说也一样。

      不过,一旦开了个头,也还是会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啊。

      不敢妄言自己的论述就是思想的载体,我也从来把付诸铅字的所有只当是俗世观摩的一笔记录,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一种认识了解我的途径,对于我本人来说则是认识自我的另一种方式,连篇累牍的废话更多的是写给自己看的。

      当越来越多的后生也选择了婚姻成立了家庭多了重身份也多少获得了安稳,我除了对于他们抱有基本的祝福还怀有着一些钦佩,因为选择婚姻是需要勇气的,从一而终难能可贵,当然前提得是没有拿婚姻当儿戏。年少的极大欢愉无非是在异性的眼神中找寻肯定,说来这种泛爱的欢喜从来都很虚无缥缈,快餐式的爱情俯拾即是,腻歪与暧昧总会对应着乐此不疲的时光的互耗,耗着耗着,就老了。我探寻过年轻人陷入这种循环往复境地的根由,根源在我看来其实是出于不自信和无担当,逃避以及不安,因为年轻,所以离开厚重还是有着很远的距离。

      我们总是自以为成熟了,或者谦虚的讲算是成熟了吧,而实际上却总是着眼于眼前的事情,甚至情绪的秋毫都还受到小事的波及,虽然也会在各种鸡汤文里面见到类似“得有明确而现实的目标”后有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然而却也只是第一次见后会有醍醐灌顶的疗效,之后见多了也便麻木了。理想被消费的面目全非,只留剩概念下的呢喃,实在是很不好的感觉呐,毕竟三五年的寸金光阴人要是懂得应用到正业,理想目标就不会是梦幻般的词汇,然而太难,一生贪玩,通病!

      暂且就说这么多吧,有病就得治,即便是通病也没有法不责众的道理。
        
       
        

历史上真实的周瑜并非心胸狭隘之人,非但生的面如冠玉之容,文韬武略也是当世鳌首,演绎为了追求戏剧效果,还是污蔑了周公瑾的。简单说,周瑜长得帅,才华高,而且还通音律。

群英会蒋干意欲游说,周公瑾自起舞剑作歌,演绎中这一曲:
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
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

周瑜之雄心壮志,宽宏气量由此可见一斑。

至于孔明气死公瑾,戏剧效果罢了,亮和瑜是一对好基友好嘛。

“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 此为后世范成大赞誉之词。
念及曹公坦言:生子当如孙仲谋!
我聊且续一语:觅夫无出周公瑾!

臻于至善

冰清玉洁任纷嚷,孤芳当自赏。皓月亘古如玉盘,翠峦何愁无人伴。
岸芷汀兰常吐香,馥气穿林塘。傲骨走游无所愧,探骊得珠俱为美。